《闻香识女人》VS《情枭的黎明》:弗兰克的希望和卡里多的爱情

“黑帮教父”阿尔·帕西诺,一个美国电影食物链顶端的男人,从《教父》到《疤面煞星》每演黑帮老大必然腥风血雨,在好莱坞演技的圣坛里难逢对手,在用角色征服观众的道路上也是所向披靡。但阿尔·帕西诺真正的魅力并不是在于塑造了一堆耳熟能详的经典角色,而是赋予每个角色背后对人生意义的不同思考。当我们看《教父》时会觉男人应该沉稳,但当我们看《疤面煞星》时又会觉得男人应该勇猛;当我们看《闻香识女人》时觉得爱情得风流,但当我们看《情枭的黎明》时又觉得爱情是坚守。一千个读者眼里,一千个哈姆雷特,一个阿尔·帕西诺身上,一千种不同的理解。

弗兰克一心求死原因很简单:生活已经了无希望,过去自己前途无量但又被自己亲手摧毁(酒后训练炸伤了自己的双眼),自己的刻薄又导致亲人们对他的无限排斥,活着对自己而言是腐朽,对亲人而言是累赘,没有什么比死是更好的解脱。而查理一直帮助弗兰克的理由也很简单:尽管生活很艰难(包括他自己),但仍要坚信美好的存在。所以查理用一句“你是我见过跳探戈和开法拉利最棒的人”打消了弗兰克自杀的念头,但真正拯救弗兰克的并不是这句话让他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价值,而是查理的陪伴让他开始慢慢地倾听和在乎别人的感受,弗兰克正是因为过去活得太过于自我,所以现在才如此的窘迫,而查理则带他走了出来。他开始帮查理解决学校的困难,感恩送他回来的司机,用心陪伴小侄孙女玩耍,他开始真正明白,尽管自己身处黑暗之中,但生活中的阳光依然无处不在。

《闻香识女人》虽然弗兰克处处闻的都是女人的香味,但一直品尝的都是自己的痛苦。因为失明,他曾经把女人和性当作了自己唯一的追求,但最终他慢慢地发现女人的香味并不是诱发着你对她的一种喜爱,而是生活之中本身的一种美好,所以最后弗兰克闻到女教师的香味时是最开心的一次。

《闻香识女人》之后,阿尔·帕西诺紧接着拍摄了《情枭的黎明》,与《闻香识女人》不同,《情枭的黎明》他又回归到了自己黑帮老大的位置,只不过这一次的老大是一位多情的老大:卡里多。阿尔·帕西诺饰演的卡里多曾经是大名鼎鼎的毒贩,但5年的牢狱生涯之后,他只想回归平淡的生活,带上自己曾经的爱人,赚足盘缠,去到没人打扰的巴拿马。但树欲静而风不止,复杂的江湖最终打破了卡里多的美梦。如果说《闻香识女人》里的弗兰克是四处留情,那么在《情枭的黎明》里的卡里多则是一往情深,但透过爱情,我们看到的却是人生的一种无奈。

《情枭的黎明》重点在“情”而不在“枭”,尽管阿尔·帕西诺还是那个战无不胜的黑帮教父,但这一次他只想安安静静地谈一次恋爱。电影中卡里多的情感世界分为三部分:第一部分是自己对生活的热爱,他渴望去到平静的巴拿马与老友一起享受正常的生活;第二部分对于朋友律师大卫(西恩·潘)的信任,他非常感激大卫为让他无罪释放所做的努力;第三部分对于过去恋人吉尔的爱,看淡了世间风雨,经历了人生沉浮,与吉尔在一起成为了卡里多最大的愿望。然而人生最大的无奈就是多情总被无情扰,大卫两面三刀的背叛让卡里多陷入了困境,他与吉尔的难分难舍让他最终倒在了去往巴拿马的站台上。当卡里多倒下的那一刻,我们不禁地思索着,当一个人怀揣着如此美好的理想,并付出了如此艰辛的努力,眼看就要到达彼岸,为何却倒在了最后的一刻。人生如果如此艰难,那那些多情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?

《情枭的黎明》英文名字叫做《CarlitosWay》直译为《卡里多的选择》,卡里多的选择决定了他最后的命运,但如果可以重来,卡里多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,因为人生不是因为多情而变得艰难,而正是因为艰难,所以那些真挚的感情才显得更加的可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