艳星之死:90年代曾轰动马来西亚的“一点红碎尸案”钩沉

闲暇偶观大马歌星黄某的MV作品《旧伤口》,竟发现影片沿用了一桩90年代发生的真实案件。此案便是轰动一时的“艳星‘一点红’碎尸案”。尽管时隔多年,再次说起,仍觉毛骨悚然。

案发时间为1993年7月8日,马来西亚首都兼最大城市吉隆坡肯尼山一处高档住宅区内,清洁老伯在该区清理垃圾之时,见垃圾桶内有几个黑色大塑料袋,出于好奇将塑料袋打开。不得了,竟是人体残肢!

大马警方接报后迅速到达现场着手调查,并在四天内先后寻获尸块十一段,却找不到头部。根据分析,推测死者为20-30岁的年轻女性,但无法证实其身份。三天后,大马警方成立专案调查组,出动大量警力寻找失踪的头颅,终于又找到两个黑色胶袋,其中就包括头颅。

尽管头颅找到,但因腐烂严重,仍无法确认其身份。警方将照片刊登在报纸上,希望寻得认识死者的人(注:此照片可以在网上找到,因为实在骇人,因此我就不发了,您各位若感兴趣就自行找吧)。这张照片可谓大马历年在报纸上刊登的最恶心照片,许多人看了之后竟恶心至吃不下饭。与此同时,警方还找来一位很牛的画家,希望通过他的画笔画出死者生前的大致相貌。

这位画家仔细观察了死者的尸体和头颅后,花了四个小时完成三幅作品。从此之后,这位画家成了素食主义者,再也不吃肉了。

三幅画作全部刊登于报纸上,很快有人联系大马警方,表示自己就是失踪者的家属。报案者自称是死者的姐姐,而死者是她的妹妹——著名的艳星兼酒吧红牌歌星蔡幼丝,艺名“一点红”。

说起来也好笑,死者的姐姐竟不是通过头颅辨认出死者是自己的妹妹,而是通过耻毛辨认出死者身份。因为妹妹经常拍摄小电影,加之在酒吧演唱时穿那种根本不叫衣服的衣服,因此有修剪毛发的习惯。她认出那个形状是妹妹生前新修剪的,因此认定那就是妹妹“一点红”。经过血液样本分析,大马警方确认死者就是蔡幼丝,也就是“一点红”。

死者的姐姐表示,妹妹“一点红”至今未婚,但在7年前曾于他人生过两个男孩,两个孩子现如今在福利院中,根本不知道妈咪遇害的消息。“一点红”拼命赚钱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两个孩子。

另外死者姐姐还对警方说,为了孩子和事业,“一点红”曾在遇害前在一位钢琴师家里学习弹钢琴。这个钢琴师信仰神学,曾担任过传教士,目前以教授钢琴为生,妹妹经常到他那里学习钢琴。

大马警方迅速对这个钢琴师进行了秘密调查,发现此人在“一点红”失踪并遇害两个月前,与一名有身孕的女子结婚。警方怀疑他是为三角关系而杀人,在对他进行审问时,他拿出一张“一点红”写给他的中文纸条,上面写着:“我与李S前往槟城,起码十天后回来,回来后再打电话给你……”

然而这张纸条成为破案关键,警方认定钢琴师就是凶手。因为这个钢琴师根本看不懂中文,“一点红”不可能将一张中文纸条给他。

钢琴师被控谋杀罪,但他死不承认,直到一年后的2月8号,谋杀罪改为误杀罪,他才选择认罪,并被判处12年刑期。

而杀掉“一点红”的原因,是因为“一点红”要他跟自己结婚,而他则喜欢另外的女人。“一点红”不停烦他,并扬言要将两人的事情公诸于世,在这种情况之下,他错手杀了“一点红”,而后狠心分尸。

目前这位仁兄早已获得自由之身,改名换姓侯不知去向,有人说在教堂见过他,已经成为牧师,但他死活不承认自己的身份。

笔者“大狮”评语: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,何必为一个情字执拗,看破,放下,自在;若看不破,放不下,那就只有痛苦和灾祸。奉劝世人切莫执着于眼前,好男人、好女人多得很,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,建议多找几棵树,选一棵最适合上吊的。

另外“一点红”这个艺名起得不好,中药之中,一点红为野菜,味苦、性平、微辛,有地方称之为“苦菜”。已经成苦菜了,还能好得了?因此取艺名很重要,叫“一点红”还不如叫“淫羊藿”,起码这位药材对男人有好处。哈哈,笑谈,笑谈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