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可·香奈儿:有件衣服叫自我

她坐在康朋街总店的台阶上,四周布满了她喜爱的金器、乌木漆面屏风与水晶制品

关于香奈儿小姐早年生活的电影《时尚先锋香奈儿》4月底在欧洲上映,感谢BT,让我可以在夜深人静时欣赏到奥黛丽·塔图所“复活”的香奈儿小姐。

影片更像是一个哀伤的爱情故事。从世俗的眼光看,香奈儿不是一个幸福的女人,虽然她有很多情人,但鲜有男人愿意娶她为妻,所以直到死去,她也一直只是香奈儿小姐。即使被她称作一生中最爱的鲍伊,也没有兑现娶她的承诺。

香奈儿的情人、工业家鲍伊在那个时代显得如此与众不同,对香奈儿又是百般的欣赏,香奈儿也曾说,鲍伊是她的lamour de la vie(一生中的最爱),但终究还是因为家庭缘故放弃了娶香奈儿,只能做她的情人。恐怕因为这样的打击,香奈儿过早的不再对爱情抱有幻想,爱情固然珍贵,但绝对不会为了爱情失去自我。

曾经的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,终究敌不过门第之见。当我们还在哀叹男人们对香奈儿的残忍时,却发现香奈儿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女人,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又应该担当多少?真正承担自己的人只能是自己!

于是,香奈儿小姐没有去怨恨世界的不公,即使父亲残忍地抛弃了她,18岁之前她尝尽了世间的少人暖,也不会去怨恨男人们的负心,她的倾城之貌换不来厮守终生。她甚至感谢艾提安让她开阔了眼界,感谢鲍伊让她真真切切爱了一回,纵然没有等来与子偕老的结局,毕竟无怨无悔地爱过。

香奈儿小姐的洒脱,却让鲍伊陷入无尽的悔恨,在一个圣诞夜,他独自驱车来看望香奈儿,却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。鲍伊死后,Chanel为自己设计了一袭小黑裙,要知道黑色当时是葬礼的颜色,香奈儿却把时时刻刻穿着它,用这种方式缅怀自己的一生所爱,而这袭小黑裙,也成为香奈儿时装帝国中永远的经典。

“骄傲是我的孤僻与茨冈人式的独立的原因,同时也是我成功力量的秘诀。” 香奈儿从不满足衣食无忧的情人生活,也不怨声载道她坎坷的早年生活,她是一个过于骄傲的女人,以至于对她可以无声地任由她所爱的男人离去,她并没有被男人们遮掩,她注定要比这些男人更加光彩照人。

这个成长于纷繁乱世的女子,她追求自由但又眷恋男人,她是女权主义者的先驱,却崇尚优雅的女权主义,而不是抛弃女性本能中的柔美。

在香奈儿的发迹地法国北部海岸的杜维埃Deauville,不同于其它女人的嗜好,香奈儿喜欢户外运动,喜欢穿起男装长裤去骑马,不介意那些嘲笑她的女人;喜欢在海边游泳;喜欢把肤色晒得黝黑;还喜欢穿着炫丽又与众不同的服饰,在温泉小镇的舞会和赌场中玩得汗流浃背。对那些她所周旋的男人们而言,她既是一个优雅的女士,又是一匹驰骋的野马,她是如此的与众不同。

在被她称作“lamour de la vie”的鲍伊死后,香奈儿小姐似乎变得更加自由自在,她在时装上的灵感也源源不断, 1910年,她搬到巴黎的康朋街rue Cambon,开了一间配饰店,随后又合并了同一条街上的27、29与31号店面,建立了香奈儿时装帝国的雏形,也许从那一刻起,香奈儿小姐注定会孤独终老,因为她知道她要追求的更多。

影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来自于一张相片:她坐在康朋街总店的台阶上,四周布满了她喜爱的金器、乌木漆面屏风与水晶制品。注视着身着香奈儿服饰的模特们走过。她的目光迷离,仿佛在回忆她人生中那一段段的流光溢彩。

1971年,香奈儿孤独地离开了人世, 在那个一切都得重新塑造的年代,可可香奈儿成为了少数几个对20世纪历史有着广大影响力的人物之一。(文/尘埃)

不打码不敢发的美国第一骚,背地里却痴情35年,网友: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